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上一句 下一句

出自唐朝杜牧的《遣怀
原文翻译:

落魄江湖载酒行, 楚腰纤细掌中轻。

 十年一觉扬州梦, 赢得青楼薄倖名。

遣怀拼音版

luò pò jiāng hú zǎi jiǔ háng , chǔ yāo xiān xì zhǎng zhōng qīng 。

 shí nián yī jiào yáng zhōu mèng , yíng dé qīng lóu báo xìng míng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杜牧的诗词大全

《题齐安城楼》 《题武关》 《题乌江亭》 《子规(又见《李白集》,题作宣城见杜鹃花)》 《川守大夫刘公早岁寓居敦行里肆有题壁十韵…辄献此诗》 《寄湘中友人》 《早秋客舍》 《寄沈褒秀才》 《朱坡绝句三首》 《闻开江相国宋(一作宋相公申锡)下世二首》 《别家》 《昔事文皇帝三十二韵》 《题水西寺》 《长安杂题长句六首》 《题青云馆》 《寄杜子二首》 《商山富水驿(驿本名与阳谏议同姓名,因此改为富水驿)》 《秋日偶题》 《并州道中》 《襄阳雪夜感怀》 《嘲妓(牧罢宣州幕,经陕,有酒纠妓肥硕,牧赠此诗)》 《边上晚秋》 《寄崔钧》 《赠别(娉娉袅袅十三余)》 《寄题甘露寺北轩》 《寄卢先辈》 《洛中送冀处士东游》 《哭李给事中敏》 《池州废林泉寺》 《朱坡》 《即事(黄州作)》 《自贻》 《过骊山作》 《入关》 《方响》 《泊秦淮》 《别王十后遣京使累路附书》 《史将军二首》 《赠别宣州崔群相公》 《西江怀古》 《罢钟陵幕吏十三年,来泊湓浦,感旧为诗》 《将赴湖州留题亭菊》 《和州绝句》 《寄珉笛与宇文舍人》 《早春阁下寓直萧九舍人亦直内署,因寄书怀四韵》 《题元处士高亭(宣州)》 《经古行宫(一作经华清宫)》 《春日寄许浑先辈》 《西江怀古》 《山行》 《题池州弄水亭》 《过华清宫(长安回望绣成堆)》 《江南春》 《李和鼎》 《入商山》 《旧游》 《不寝》 《登乐游原》 《晚泊》 《宿东横山濑》 《隋宫春》 《悲吴王城》 《龙丘途中二首(一作李商隐诗)》 《正初奉酬歙州刺史邢群》 《寄题宣州开元寺》 《南陵道中 / 寄远》 《赠朱道灵》 《雪中书怀》 《寄扬州韩绰判官》 《访许颜》 《咏歌圣德,远怀天宝,因题关亭长句四韵》 《汴河阻冻》 《登九峰楼寄张祜》 《怀政禅师院》 《齐安郡中偶题二首(其一)》 《秋感》 《入茶山下题水口草市绝句》 《倡楼戏赠》 《宣州送裴坦判官往舒州,时牧欲赴官归京》 《折菊》 《过华清宫(新丰绿树起黄埃)》 《后池泛舟送王十》 《许秀才至辱李蕲州绝句,问断酒之情因寄》 《念昔游》 《齐安郡晚秋》 《东都送郑处诲校书归上都》 《齐安郡中偶题二首》 《赠渔父》 《题村舍》 《送李群玉赴举》 《登池州九峰楼寄张祜》 《除官赴阙商山道中绝句》 《偶见(黄州作)》 《题敬爱寺楼》 《题桃花夫人庙》 《愁》 《早春赠军事薛判官》 《村舍燕》 《今皇帝陛下一诏征兵…次第归降臣获睹圣功辄献歌咏》 《春日古道傍作》

遣怀译文及注释

译文失意潦倒,携酒漂泊江湖,沉湎于楚灵王喜好的细腰女子和赵飞燕的轻盈舞姿。扬州十年的纵情声色,好像一场梦,醒悟回头,却在青楼女子这中落得一个薄情的名声。

注释⑴落魄:仕宦潦倒不得意,飘泊江湖。魄一作拓。楚腰:指细腰美女。《韩非子·二柄》:“楚灵王好细腰,而国中多饿人。”⑵掌中轻:汉成帝皇后赵飞燕“体轻,能为掌上舞”(《飞燕外传》)。⑶十年:一作三年。⑷青楼:旧指精美华丽的楼房,也指妓院。薄幸:薄情。

遣怀鉴赏

  此追忆扬州岁月之作。杜牧于公元833-835年(文宗大和七年至九年)在淮南节度使牛僧孺幕府任推官,转掌书记,居扬州。当时他三十一、二岁,颇好宴游。从此诗看,他与扬州青楼女子多有来往,诗酒风流,放浪形骸。故日后追忆,乃有如梦如幻、一事无成之叹。这是诗人感慨人生伤怀才不遇之作,非如某些文学史所论游戏人生,轻佻颓废,庸俗放荡之什。《唐人绝句精华》云:“才人不得见重于时之意,发为此诗,读来但见其兀傲不平之态。世称杜牧诗情豪迈,又谓其不为龊龊小谨,即此等诗可见其概。”

  诗的前两句是昔日扬州生活回忆:潦倒江湖,以酒为伴;秦楼楚馆,美女娇娃,过着放浪形骸的浪漫生活。“楚腰纤细掌中轻”,运用了两个典故。楚腰,指美人的细腰。“楚灵王好细腰,而国中多饿人”(《韩非子·二柄》)。掌中轻,指汉成帝皇后赵飞燕,“体轻,能为掌上舞”(见《飞燕外传》)。从字面看,两个典故,都是夸赞扬州妓女之美,但仔细玩味“落魄”两字,可以看出,诗人很不满于自己沉沦下僚、寄人篱下的境遇,因而他对昔日放荡生涯的追忆,并没有一种惬意的感觉。“十年一觉扬州梦”,这是发自诗人内心的慨叹,好像很突兀,实则和上面二句诗意是连贯的。“十年”和“一觉”在一句中相对,给人以“很久”与“极快”的鲜明对比感,愈加显示出诗人感慨情绪之深。而这感慨又完全归结在“扬州梦”的“梦”字上:往日的放浪形骸,沉湎酒色;表面上的繁华热闹,骨子里的烦闷抑郁,是痛苦的回忆,又有醒悟后的感伤。这就是诗人所“遣”之“怀”。忽忽十年过去,那扬州往事不过是一场大梦而已。“赢得青楼薄幸名”—最后竟连自己曾经迷恋的青楼也责怪自己薄情负心。“赢得”二字,调侃之中含有辛酸、自嘲和悔恨的感情。这是进一步对“扬州梦”的否定,可是写得却是那样貌似轻松而又诙谐,实际上诗人的精神是很抑郁的。十年,在人的一生中不能算短暂,自己却一事无成,丝毫没有留下什么。这是带着苦痛吐露出来的诗句,非再三吟哦,不能体会出诗人那种意在言外的情绪。

  前人论绝句尝谓:“多以第三句为主,而第四句发之”(胡震亨《唐音癸签》),杜牧这首绝句,可谓深得其中奥妙。这首七绝用追忆的方法入手,前两句叙事,后两句抒情。三、四两句固然是“遣怀”的本意,但首句“落魄江湖载酒行”却是所遣之怀的原因,不可轻轻放过。前人评论此诗完全着眼于作者“繁华梦醒,忏悔艳游”,是不全面的。诗人的“扬州梦”生活,是与他政治上不得志有关。因此这首诗除忏悔之意外,大有前尘恍惚如梦,不堪回首之意。

杜牧简介

杜牧(803-853)晚唐杰出诗人。字牧之,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宰相杜佑之孙。公元828年(大和二年)进士及第,授宏文馆校书郎。多年在外地任幕僚,后历任监察御史,史馆修撰,膳部、比部、司勋员外郎,黄州、池州、睦州刺史等职,最终官至中书舍人。诗以七言绝句著称,晚唐诸家让渠独步。人谓之小杜,和李商隐合称“小李杜”。擅长文赋,其《阿房宫赋》为后世传诵。注重军事,写下了不少军事论文,还曾注释《孙子》。有《樊川文集》二十卷传世,为其外甥裴延翰所编,其中诗四卷。又有宋人补编的《樊川外集》和《樊川别集》各一卷。《全唐诗》收杜牧诗八卷。

名句类别

人生

编者注:本文提供了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上一句下一句 前一句后一句,遣怀拼音版 杜牧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m.83366.net/ju/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