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言古诗)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拼音版

作者:李白 朝代:唐朝
(五言古诗)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原文
子房未虎啸,破产不为家。
沧海得壮士,椎秦博浪沙。
报韩虽不成,天地皆振动。
潜匿游下邳,岂曰非智勇?
我来圯桥上,怀古钦英风。
唯见碧流水,曾无黄石公。
叹息此人去,萧条徐泗空
(五言古诗)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拼音版
zǐ fáng wèi hǔ xiào ,pò chǎn bú wéi jiā 。
cāng hǎi dé zhuàng shì ,zhuī qín bó làng shā 。
bào hán suī bú chéng ,tiān dì jiē zhèn dòng 。
qián nì yóu xià pī ,qǐ yuē fēi zhì yǒng ?
wǒ lái yí qiáo shàng ,huái gǔ qīn yīng fēng 。
wéi jiàn bì liú shuǐ ,céng wú huáng shí gōng 。
tàn xī cǐ rén qù ,xiāo tiáo xú sì kōng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李白的诗词大全 李白的代表作 写过的诗词

《双燕离》 《古风(天津三月时)》 《醉题王汉阳厅》 《独坐敬亭山》 《出自蓟北门行》 《关山月》 《温泉侍从归逢故人》 《劳劳亭》 《观胡人吹笛》 《送崔度还吴(度,故人礼部员外国辅之子)》 《与元丹丘方城寺谈玄作》 《怨歌行》 《相和歌辞。估客乐》 《早过漆林渡,寄万巨》 《嘲王历阳不肯饮酒》 《行路难·其一》 《赠别舍人弟台卿之江南》 《行路难·其二》 《楚江黄龙矶南宴杨执戟治楼》 《代寄情,楚词体》 《秋浦歌十七首》 《送二季之江东》 《梦游天姥吟留别 / 别东鲁诸公》 《春日行》 《万愤词投魏郎中》 《寄从弟宣州长史昭》 《江夏赠韦南陵冰》 《乌夜啼》 《凤吹笙曲(一作凤笙篇送别)》 《横吹曲辞。幽州胡马客歌》 《朝下过卢郎中叙旧游》 《公无渡河》 《宴陶家亭子》 《赋得鹤,送史司马赴崔相公幕》 《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 《宫中行乐词八首其一》 《幽州胡马客歌》 《相和歌辞。凤凰曲》 《赠饶阳张司户燧》 《赠郭季鹰》 《古风·其十五》 《金陵新亭》 《望九华赠青阳韦仲堪》 《送杨山人归天台》 《赠钱征君少阳》 《宫中行乐词八首·其二》 《夏日山中》 《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 《忆秋浦桃花旧游,时窜夜郎》 《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 《送范山人归泰山》 《登黄山凌歊台送族弟溧阳尉济充泛舟赴华阴(得齐字)》 《感兴六首》 《侍从宜春苑奉诏赋龙池柳色初青听新莺百啭歌》 《夜宿山寺》 《送侯十一》 《杂曲歌辞。邯郸才人嫁为厮养卒妇》 《赠别郑判官》 《赤壁歌送别》 《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 《空城雀》 《望黄鹤楼》 《寻高凤石门山中元丹丘》 《草创大还,赠柳官迪》 《阳春歌》 《赠从孙义兴宰铭》 《紫骝马》 《忆秦娥·箫声咽》 《赠僧行融》 《赠参寥子》 《寓言三首》 《君子有所思行》 《清溪行(清溪清我心)》 《金陵歌送别范宣》 《流夜郎题葵叶》 《妾薄命》 《安州般若寺水阁纳凉,喜遇薛员外乂》 《秦女休行》 《从军行(从军玉门道)》 《幽涧泉》 《见京兆韦参军量移东阳二首》 《侍从游宿温泉宫作》 《高句骊》 《九月十日即事》 《赠潘侍御论钱少阳》 《过崔八丈水亭》 《将进酒》 《把酒问月》 《独漉篇》 《送薛九被谗去鲁》 《远别离》 《秋日与张少府、楚城韦公藏书高斋作》 《赋得白鹭鸶,送宋少府入三峡》 《飞龙引二首·其一》 《前有一樽酒行二首》 《西施 / 咏苎萝山》 《沐浴子》 《客中行 / 客中作》 《中山孺子妾歌》 《上皇西巡南京歌十首》

(五言古诗)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注释及译文

词句注释
⑴下邳:古县名,在今江苏省睢宁县西北邳州界。圯桥:古桥名,遗址在今睢宁县北古下邳城东南小沂水上。张子房:即张良,字子房,是辅佐刘邦打天下的重要谋臣,在帮助刘邦建立汉朝后,被封为留侯。
⑵博浪沙:在今河南省原阳县东南。
黄石公:秦时隐士。相传张良刺秦始皇不中,逃匿下邳圯上遇老人,授以《太公兵法》,曰:“读此则为王者师矣。后十年兴。十三年孺子见我济北,谷城山下黄石即我矣。”后十三年,张良从汉高祖过济北,果见谷城山下黄石,取而祠之,世称此圯上老人为黄石公。
⑷徐泗:徐州与泗州。
白话译文
张良少年未能得志如虎啸时,为求刺客而不顾破产败家。从沧海公那里得到一名壮士,用金椎狙击秦始皇在博派沙。这次刺秦报仇行动虽未成功,而其名声却因此震动天下。其逃匿追捕曾经过下邳,怎能说他在智勇双全上稍差?今天我怀古来到圯桥上,更加钦羡张良的雄姿英发。桥下只有碧绿的流水,而不知黄石公如今在哪?我站在圯桥上叹息着张良这样的英雄逝去,徐、泗两州从此便变得萧条空乏。

(五言古诗)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鉴赏

此诗起句“虎啸”二字,即指张良跟随汉高祖以后,其叱咤风云的业绩。但诗却用“未”字一笔撇开,只从张良发迹前写起。张良的祖父和父亲曾相继为韩国宰相,秦灭韩后,立志报仇,“弟死不葬,悉以家财求客刺秦皇”(《史记·留侯世家》)。“破产不为家”五字,点出了张良素来就是一个豪侠仗义、不同寻常的人物。后两句写其椎击秦始皇的壮举。据《史记》记载,张良后来“东见沧海君,得力士,为铁椎重百二十斤。秦皇帝东游,良与客狙击秦皇帝博浪沙中”。诗人把这一小节熔铸成十个字:“沧海得壮士,椎秦博浪沙。”以上四句直叙之后,第五句一折,“报韩虽不成”,惋惜力士椎击秦始皇时误中副车。秦皇帝为之寒栗,赶紧“大索天下”,而张良的英雄胆略,遂使“天地皆振动”。七、八两句“潜匿游下邳,岂曰非智勇”,写张良“更姓名潜匿下邳”,而把圯桥进履,受黄石公书一段略去不写,只用一个“智”字暗点,暗度到三句以后的“曾无黄石公”。“岂曰非智勇?”不以陈述句法正叙,而改用反问之笔,使文气跌宕,不致于平铺直叙。后人评此诗,说它句句有飞腾之势,说得未免抽象,其实所谓“飞腾之势”,就是第五句的“虽”字一折和第八句的“岂”字一宕所构成。
以上八句夹叙夹议,全都针对张良,李白本人还没有插身其中。九、十两句“我来圯桥上,怀古钦英风”,这才通过长存的圯桥古迹,把今人、古人结合起来了。诗人“怀古钦英风”,其着眼点还是在现实:“唯见碧流水,曾无黄石公。”这两句,句法有似五律中的流水对。上句切合圯桥,桥下流水,清澈碧绿,一如张良当时。岁月无常,回黄转绿,大有孔子在川上“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感慨。下句应该说是不见张良了,可是偏偏越过张良,而说不见张良的恩师黄石公。诗人的用意是:他所生活的时代未尝没有如张良一般具有英风的人,只是没有像黄石公那样的人,加以识拔,传以太公兵法,造就“为王者师”的人才罢了。表面上是“叹息此人去,萧条徐泗空”,再也没有这样的人了;实际上,这里是以曲笔自抒抱负。《孟子·尽心下》说:“由孔子而来至于今,百有余岁,去圣人之世,若此其未远也,近圣人之居,若此其甚也,然而无有乎尔,则亦无有乎尔。”表面上孟子是喟叹世无孔子,实质上是隐隐地以孔子的继承人自负。李白在这里用笔正和孟子有异曲同工之处:“谁说‘萧条徐泗空’,继张良而起,当今之世,舍我其谁哉!”诗人在《扶风豪士歌》的结尾说:“张良未逐赤松去,桥边黄石知我心。”可以看作是这首诗末两句的注脚。

李白简介

李白(701─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省天水县附近)。先世于隋末流徙中亚。李白即生于中亚的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境内)。五岁时随其父迁居绵州彰明县(今四川省江油县)的青莲乡。早年在蜀中就学漫游。青年时期,开始漫游全国各地。天宝初,因道士吴筠的推荐,应诏赴长安,供奉翰林,受到唐玄宗李隆基的特殊礼遇。但因权贵不容,不久即遭谗去职,长期游历。天宝十四年(755)安史之乱起,他隐居庐山,但仍密切注视着国家和人民命运。后参加永王李璘幕府。永王兵败被杀,李白坐系浔阳狱,第二年长流夜郎,途中遇赦。晚年飘泊于武昌、浔阳、宣城等地。代宗宝应元年(762)病死于其族叔当涂县令李阳冰处。纵观李白一生,其思想是比较复杂的。儒家、道家、纵横家、游侠思想对他都有影响。他企羡神仙,向往隐逸,可是又不愿「一朝飞腾为方丈蓬莱之人」,而要「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他有着远大的政治抱负,但又不愿走科举的道路。他想通过隐居,求仙获取声望,从而在名人荐举下,受到皇帝征召重用,以便实现「济苍生」、「安社稷」的理想,然后功成身退。诗人就是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度过狂放而又坎坷的一生。李白存诗九百九十多首。这些诗歌,或以奔放的激情表达对理想政治的热烈追求,对建功立业的渴望;或以犀利的笔锋揭露政治集团的荒淫腐朽;或以善描的画笔点染祖国壮丽的山河。他的诗篇,无论五言七言,无论古体近体,无不别具风格,具有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有《李太白集》。北宋初年,人们发现《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和《忆秦娥》「秦娥梦断秦楼月」两词,又尊他为词的始祖。有人怀疑那是后人所托,至今聚讼纷纭。其实,李白的乐府诗,当时已被之管弦,就是词的滥觞了。至于历来被称为「百代词曲之祖」的这两首词,格调高绝,气象阔大,如果不属于李白,又算作谁的作品为好呢?
咏志 托志

本文提供(五言古诗)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原文,(五言古诗)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翻译,(五言古诗)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赏析,(五言古诗)经下邳圯桥怀张子房拼音版,李白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83366.net/shi/1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