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路歌(大鹏飞兮振八裔)拼音版

作者:李白 朝代:唐朝
临路歌(大鹏飞兮振八裔)原文

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 

馀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

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临路歌(大鹏飞兮振八裔)拼音版

dà péng fēi xī zhèn bā yì ,zhōng tiān cuī xī lì bú jì 。 

yú fēng jī xī wàn shì ,yóu fú sāng xī guà shí mèi 。

hòu rén dé zhī chuán cǐ ,zhòng ní wáng xī shuí wéi chū tì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李白的诗词大全 李白的代表作 写过的诗词

《无题153》 《下陵阳沿高溪三门六剌滩》 《忆秦娥(箫声咽)》 《下途归石门旧居》 《箜篌谣》 《淮海对雪赠傅霭》 《寄淮南友人》 《结袜子》 《登梅冈望金陵赠族侄高座寺僧中孚》 《落日忆山中》 《九日龙山饮》 《宫中行乐词八首》 《日出入行》 《秋登宣城谢眺北楼》 《清平调·名花倾国两相欢》 《赠僧崖公》 《书怀赠南陵常赞府》 《流夜郎永华寺,寄寻阳群官》 《送鲁郡刘长史迁弘农长史》 《妾薄命》 《江上送女道士褚三清游南岳》 《酬中都小吏携斗酒双鱼于逆旅见赠》 《杂曲歌辞。邯郸才人嫁为厮养卒妇》 《与贾至舍人于龙兴寺剪落梧桐枝望灉湖》 《赠闾丘处士》 《与夏十二登岳阳楼》 《鲁中送二从弟赴举之西京(一作送族弟锽)》 《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时久病初起作)》 《月夜听卢子顺弹琴》 《短歌行》 《赠韦侍御黄裳二首》 《题舒州司空山瀑布》 《下泾县陵阳溪至涩滩》 《古朗月行》 《白马篇》 《送友人入蜀》 《送友人游梅湖》 《扶风豪士歌》 《宣州长史弟昭赠余琴谿中双舞鹤诗以见志》 《相和歌辞。长歌行》 《览镜书怀》 《阳春歌》 《赠崔侍郎》 《自代内赠》 《望天门山》 《题许宣平庵壁(见《诗话类编》)》 《送张秀才谒高中丞》 《赠段七娘》 《金陵听韩侍御吹笛》 《登巴陵开元寺西阁,赠衡岳僧方外》 《送侄良携二妓赴会稽,戏有此赠》 《学古思边》 《答长安崔少府叔封游终南翠微寺太宗皇帝金沙泉见寄》 《与元丹丘方城寺谈玄作》 《南流夜郎寄内》 《金陵三首》 《玉壶吟》 《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 《送赵判官赴黔府中丞叔幕》 《登峨眉山》 《春日归山,寄孟浩然》 《赠崔秋浦三首》 《赠郭将军》 《听蜀僧浚弹琴》 《陪族叔当涂宰游化城寺升公清风亭》 《登锦城散花楼》 《独坐敬亭山》 《少年子》 《之广陵宿常二南郭幽居》 《金陵酒肆留别》 《连理枝》 《送郄昂谪巴中》 《与诸公送陈郎将归衡阳》 《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 《白云歌送刘十六归山》 《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 《估客行》 《书情题蔡舍人雄》 《宫中行乐词八其三》 《赠常侍御》 《古风(羽檄如流星)》 《怀仙歌》 《南奔书怀(一作自丹阳南奔道中作。萧士赟云是伪作)》 《代美人愁镜二首》 《寄韦南陵冰,余江上乘兴访之遇寻颜尚书笑有此赠》 《宫中行乐词八首·其二》 《送王孝廉觐省》 《豫章行(胡风吹代马)》 《舞曲歌辞。独漉篇》 《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并序》 《宴陶家亭子》 《送杨燕之东鲁》 《湖边采莲妇》 《赠嵩山焦炼师》 《长相思·其二》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 《江上答崔宣城》 《九日登巴陵置酒望洞庭水军》 《巴女词》

临路歌(大鹏飞兮振八裔)注释及译文

注释
⑴路:应为“终”之误。
⑵八裔 :八方荒原之地。
⑶中天:半空。摧:摧折。
⑷馀风:遗风。激:激荡、激励。万世:千秋万世。
⑸扶桑: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大树,生在太阳升起的地方。古代把太阳作为君主的象征,这里游扶桑即指到了皇帝身边。挂:喻腐朽势力阻挠。石:王琦辑注《李太白文集》注云:当作“左”。左袂,即左袖。
⑹得:知大鹏夭折半空。
⑺“仲尼”句:此处用孔子泣麟的典故。传说麒麟是一种祥瑞的异兽。鲁哀公十四年(前481年),鲁国猎获一只麒麟,孔子认为麒麟出非其时,而被捕获,非常难受。
译文
大鹏奋飞啊振过八方,中天摧折啊力量不济。所余之风啊可以激励万世,东游扶桑啊挂住了我的左袖。后人得此消息而相传,仲尼已亡,还有谁能为我之死伤心哭泣。

临路歌(大鹏飞兮振八裔)赏析

这首诗题中的「路」字,可能有误。根据诗的内容,联系唐代李华在《故翰林学士李君墓铭序》中说:「年六十有二不偶,赋临终歌而卒。」则「临路歌」的「路」字当与「终」字因形近而致误,「临路歌」即「临终歌」。   「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打开《李太白全集》,开卷第一篇就是《大鹏赋》。这篇赋的初稿,写于青年时代。可能受了庄子逍遥游》中所描绘的大鹏形象的启发,李白在赋中以大鹏自比,抒发他要使「斗转而天动,山摇而海倾」的远大抱负。后来李白在长安,政治上虽遭到挫折,被唐玄宗「赐金还山」,但并没有因此志气消沉,大鹏的形象,仍然一直激励着他努力奋飞。他在《上李邕》诗中说:「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也是以大鹏自比的。大鹏在李白的眼里是一个带着浪漫色彩的、非凡的英雄形象。李白常把它看作自己精神的化身。他有时甚至觉得自己就真象一只大鹏正在奋飞,或正准备奋飞。但现在,他觉得自己这样一只大鹏已经飞到不能再飞的时候了,他便要为大鹏唱一支悲壮的《临终歌》。   歌的头两句是说:大鹏展翅远举啊,振动了四面八方;飞到半空啊,翅膀摧折   ,无力翱翔。两句诗概括了李白的生平。「大鹏飞兮振八裔」,可能隐含有李白受诏入京一类事情在里面。「中天摧兮」则指他在长安受到挫折,等于飞到半空伤了翅膀。结合诗人的实际遭遇去理解,这两句就显得既有形象和气魄,又不空泛。它给人的感觉,有点象项羽垓下歌》开头的「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那无限苍凉而又感慨激昂的意味,着实震撼人心。   「馀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激」是激荡、激励,意谓大鹏虽然中天摧折,但其遗风仍然可以激荡千秋万世。这实质是指理想虽然幻灭了,但自信他的品格和精神,仍然会给世世代代的人们以巨大的影响。扶桑,是神话传说中的大树,生在太阳升起的地方。古代把太阳作为君主的象征,这里「游扶桑」即指到了皇帝身边。「挂石袂」的「石」当是「左」字之误。严忌《哀时命》中有「左袪(袖)挂于扶桑」的话,李白此句在造语上可能受了严忌的启发。不过,普通的人不可能游到扶桑,也不可能让衣袖给树高千丈的扶桑挂住。而大鹏又只应是左翅,而不是「左袂」。挂住的究竟是谁呢?在李白的意识中,大鹏和自己有时原是不分的,正因为如此,才有这样的奇句。   「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前一句说后人得到大鹏半空夭折的消息,以此相传。后一句用孔子泣麟的典故。传说麒麟是一种象征祥瑞的异兽。哀公十四年,鲁国猎获一只麒麟,孔子认为麒麟出非其时而被猎获,非常难受。但如今孔子已经死了,谁肯象他当年痛哭麒麟那样为大鹏的夭折而流泪呢?这两句一方面深信后人对此将无限惋惜,一方面慨叹当今之世没有知音,含意和杜甫总结李白一生时说的,「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梦李白》)非常相近。   《临终歌》发之于声是李白的长歌当哭;形之于文,可以看作李白自撰的墓志铭。李白一生,既有远大的理想,而又非常执着于理想,为实现自己的理想追求了一生。这首《临终歌》让我们看到,他在对自己一生回顾与总结的时候,流露的是对人生无比眷念和未能才尽其用的深沉惋惜。读完此诗,掩卷而思,恍惚间会觉得诗人好象真化成了一只大鹏在九天奋飞,那渺小的树杈,终究是挂不住它的,它将在永恒的天幕上翱翔,为后人所瞻仰。 

临路歌(大鹏飞兮振八裔)创作背景

根据裴斐《李白年谱简编》,此诗作于唐代宗宝应元年(762年),即李白去世当年。这首诗题中的“路”字,可能有误。根据诗的内容,联系唐代李华在《故翰林学士李君墓铭序》中说:“年六十有二不偶,赋临终歌而卒。”则“临路歌”的“路”字当与“终”字因形近而致误,“临路歌”即“临终歌”。

李白简介

李白(701─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省天水县附近)。先世于隋末流徙中亚。李白即生于中亚的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境内)。五岁时随其父迁居绵州彰明县(今四川省江油县)的青莲乡。早年在蜀中就学漫游。青年时期,开始漫游全国各地。天宝初,因道士吴筠的推荐,应诏赴长安,供奉翰林,受到唐玄宗李隆基的特殊礼遇。但因权贵不容,不久即遭谗去职,长期游历。天宝十四年(755)安史之乱起,他隐居庐山,但仍密切注视着国家和人民命运。后参加永王李璘幕府。永王兵败被杀,李白坐系浔阳狱,第二年长流夜郎,途中遇赦。晚年飘泊于武昌、浔阳、宣城等地。代宗宝应元年(762)病死于其族叔当涂县令李阳冰处。纵观李白一生,其思想是比较复杂的。儒家、道家、纵横家、游侠思想对他都有影响。他企羡神仙,向往隐逸,可是又不愿「一朝飞腾为方丈蓬莱之人」,而要「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他有着远大的政治抱负,但又不愿走科举的道路。他想通过隐居,求仙获取声望,从而在名人荐举下,受到皇帝征召重用,以便实现「济苍生」、「安社稷」的理想,然后功成身退。诗人就是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度过狂放而又坎坷的一生。李白存诗九百九十多首。这些诗歌,或以奔放的激情表达对理想政治的热烈追求,对建功立业的渴望;或以犀利的笔锋揭露政治集团的荒淫腐朽;或以善描的画笔点染祖国壮丽的山河。他的诗篇,无论五言七言,无论古体近体,无不别具风格,具有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有《李太白集》。北宋初年,人们发现《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和《忆秦娥》「秦娥梦断秦楼月」两词,又尊他为词的始祖。有人怀疑那是后人所托,至今聚讼纷纭。其实,李白的乐府诗,当时已被之管弦,就是词的滥觞了。至于历来被称为「百代词曲之祖」的这两首词,格调高绝,气象阔大,如果不属于李白,又算作谁的作品为好呢?
唐诗三百首 悲愁

本文提供临路歌(大鹏飞兮振八裔)原文,临路歌(大鹏飞兮振八裔)翻译,临路歌(大鹏飞兮振八裔)赏析,临路歌(大鹏飞兮振八裔)拼音版,李白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83366.net/shi/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