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言绝句)沈下贤拼音版

作者:杜牧 朝代:唐朝
(七言绝句)沈下贤原文

斯人清唱何人和, 草径苔芜不可寻。 

一夕小敷山下梦, 水如环珮月如襟。

(七言绝句)沈下贤拼音版

sī rén qīng chàng hé rén hé , cǎo jìng tái wú bú kě xún 。 

yī xī xiǎo fū shān xià mèng , shuǐ rú huán pèi yuè rú jīn 。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杜牧的诗词大全 杜牧的代表作 写过的诗词

《朱坡》 《瑶瑟》 《奉和门下相公送西川相公兼领相印出镇全蜀诗十八韵》 《齐安郡中偶题二首(其一)》 《赠别(娉娉袅袅十三余)》 《秋夕》 《八月十二日得替后移居霅溪馆,因题长句四韵》 《送容州唐中丞赴镇》 《闻开江相国宋(一作宋相公申锡)下世二首》 《题池州贵池亭》 《题水西寺》 《泊松江(一作许浑诗,题作夜泊松江渡寄友人)》 《云(一作褚载诗)》 《春日古道傍作》 《赠渔父》 《题茶山(在宜兴)》 《旅宿》 《贻迁客》 《嘲妓(牧罢宣州幕,经陕,有酒纠妓肥硕,牧赠此诗)》 《题乌江亭》 《三川驿伏览座主舍人留题》 《村行》 《南陵道中》 《残春独来南亭因寄张祜》 《宣城赠萧兵曹(一作许浑诗)》 《送刘秀才归江陵》 《见宋拾遗题名处,感而成诗》 《感怀诗一首(时沧州用兵)》 《自宣城赴官上京》 《将赴京题陵阳王氏水居》 《九日齐山登高》 《题宣州开元寺水阁阁下宛溪夹溪居人》 《赠终南兰若僧》 《春晚题韦家亭子》 《冬至日寄小侄阿宜诗》 《怀钟陵旧游四首》 《李和鼎》 《陕州醉赠裴四同年》 《酬张祜处士见寄长句四韵》 《题扬州禅智寺》 《冬至日遇京使发寄舍弟》 《登九峰楼寄张祜》 《朱坡绝句三首》 《南楼夜》 《秋浦途中》 《使回枉唐州崔司马书,兼寄四韵因和》 《过华清宫绝句三首》 《早雁》 《遣怀》 《题元处士高亭(宣州)》 《早春阁下寓直萧九舍人亦直内署,因寄书怀四韵》 《怀吴中冯秀才》 《许秀才至辱李蕲州绝句,问断酒之情因寄》 《送王侍御赴夏口座主幕》 《题禅院(一作醉后题僧院)》 《闻庆州赵纵使君与党项战中箭身死,辄书长句》 《江南怀古》 《宣州送裴坦判官往舒州时牧欲赴官归京》 《寄扬州韩绰判官》 《经阖闾城》 《不饮赠酒》 《齐安郡晚秋》 《伤猿》 《送卢秀才一绝》 《李侍郎于阳羡里富有泉石牧亦于阳羡粗有薄产…四韵》 《送隐者一绝》 《雪中书怀》 《河湟》 《贵游》 《长兴里夏日寄南邻避暑》 《题村舍》 《送陆洿郎中弃官东归》 《贻友人》 《送沈士赴苏州,李中丞招以诗赠行》 《汴河阻冻》 《斑竹筒簟》 《题齐安城楼》 《寄题甘露寺北轩》 《秋晚江上遣怀》 《春末题池州弄水亭》 《过田家宅》 《屏风绝句》 《走笔送杜十三归京》 《题白蘋洲》 《汉江》 《骕骦坂》 《村舍燕》 《忆归》 《倡楼戏赠》 《渡吴江》 《酬许十三秀才兼依来韵》 《早雁》 《新转南曹未叙朝散初秋暑退出守吴兴书此篇以自见志》 《紫薇花(晓迎秋露一枝新)》 《宣州开元寺赠惟真上人》 《春日言怀寄虢州李常侍十韵》 《边上闻笳三首》 《闺情代作》 《秋日偶题》 《悲吴王城》

(七言绝句)沈下贤鉴赏

这是公元850年(唐宣宗大中四年),杜牧任湖州刺史时,追思凭吊中唐著名文人沈亚之(沈下贤)的诗作。沈亚之善作传奇小说。他写的传奇,幽缈顽艳,富于神话色彩和诗的意境,在当时别具一格。李贺、杜牧、李商隐对他都很推重。杜牧这首极富风调美的绝句,表达了他对亚之的仰慕。
首句“斯人清唱何人和”,以空灵夭矫之笔咏叹而起。斯人,指题中的沈下贤。清唱,指沈的诗歌,着一“清”字,其诗作意境的清迥拔俗与文辞的清新秀朗一齐写出。全句亦赞亦叹,既盛赞下贤诗歌的格清调逸,举世无与比肩;又深慨其不为流俗所重,并世难觅同调。
沈下贤一生沉沦下僚,落拓不遇。其生平事迹,早就不为人知。当杜牧来到下贤家乡吴兴的时候,其旧日的遗迹已不复存留。“草径苔芜不可寻”,这位“吴兴才人”的旧居早已青苔遍地,杂草满径,淹没在一片荒凉之中了。生前既如此落寞,身后又如此凄清,这实在是才士最大的悲哀,也是社会对他们最大的冷落。“清唱”既无人和,遗迹又不可寻,诗人的凭吊悲慨之意,景仰同情之感,已经相当充分地表达出来,三、四两句,就从“不可寻”进一步引发出“一夕小敷山下梦”来。
小敷山又叫福山,在湖州乌程县西南二十里,是沈下贤旧居所在地。旧居遗迹虽“草径苔芜不可寻”,但诗人的怀想追慕之情却悠悠不尽,难以抑止,于是便引出“梦寻”来:“一夕小敷山下梦,水如环佩月如襟。”诗人的梦魂竟在一天晚上来到了小敷山下,在梦境中浮现的,只有鸣声琤琮的一脉清流和洁白澄明的一弯素月。这梦境清寥高洁,极富象征色彩。“水如环佩”,是从声音上设喻,柳宗元小石潭记》:“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月下闻水之清音,可以想见其清莹澄澈。“月如襟”,是从颜色上设喻,足见月色的清明皎洁。这清流与明月,似乎是这位前辈才人修洁的衣饰,令人宛见其清寥的身影;又象是他那清丽文采和清迥诗境的外化,令人宛闻其高唱的清音孤韵;更象是他那高洁襟怀品格的象征,令人宛见其孤高寂寞的诗魂。“襟”,古代指衣的交领,引申为襟怀。杜牧《题池州弄水亭》诗云:“光洁疑可揽,欲以襟怀贮。”光洁的水色可揽以贮怀,如水的月光自然也可作为高洁襟怀的象征了。所以,这“月如襟”,既是形况月色皎洁如襟,又是象征襟怀皎洁如月。这样地回环设喻,彼此相映,融比兴象征为一体,在艺术上确是一种创造。李贺的《苏小小墓》诗,借“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的想象,画出了一个美丽深情的芳魂,杜牧的这句诗,则画出了一个高洁的诗魂。如果说前者更多地注重形象的描绘,那么后者则更多地侧重于意境与神韵,对象不同,笔意也就有别。
这是交织着深情仰慕和深沉悲慨的追思凭吊之作。它表现了沈下贤的生前寂寞、身后凄清的境遇,也表现了他的诗格与人格。但通篇不涉及沈下贤的生平行事,也不作任何具体的评赞,而是借助于咏叹、想象、幻梦和比兴象征,构成空灵蕴藉的诗境,让读者通过这种境界,在自己心中想象出沈下贤的高标逸韵。全篇集中笔墨反复渲染一个“清”字:从“清唱何人和”的寂寞到“草径苔芜”的凄清,到“水如环佩月如襟”的清寥梦境,一意贯串,笔无旁鹜。这样把避实就虚和集中渲染结合起来,才显得虚而传神。

杜牧简介

杜牧(803-853)晚唐杰出诗人。字牧之,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宰相杜佑之孙。公元828年(大和二年)进士及第,授宏文馆校书郎。多年在外地任幕僚,后历任监察御史,史馆修撰,膳部、比部、司勋员外郎,黄州、池州、睦州刺史等职,最终官至中书舍人。诗以七言绝句著称,晚唐诸家让渠独步。人谓之小杜,和李商隐合称“小李杜”。擅长文赋,其《阿房宫赋》为后世传诵。注重军事,写下了不少军事论文,还曾注释《孙子》。有《樊川文集》二十卷传世,为其外甥裴延翰所编,其中诗四卷。又有宋人补编的《樊川外集》和《樊川别集》各一卷。《全唐诗》收杜牧诗八卷。
抒情 哀怨 爱慕 伤感

本文提供(七言绝句)沈下贤原文,(七言绝句)沈下贤翻译,(七言绝句)沈下贤赏析,(七言绝句)沈下贤拼音版,杜牧简介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83366.net/shi/502.html